粉色菠萝眼锁27

,最快更新第九特区最新章节!

江畔花园小区内,被转移到这里的米勒,正心情极度郁闷的看着新闻。

“滴玲玲!”

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苏庸在一旁拿起座机话筒:“喂?!”

“阮市长说发布会那边失控了,外面聚拢的民众正在冲击宣传署,让赶紧叫人把米勒先生送回奉北,不但一旦出事儿,我们这边没法交代啊。”电话内的秘书,语气急促的说道。

“阮市长他们的情况怎么样?”苏庸问。

“我们已经做防爆车走了,辛署长中了一枪,但问题不大。”秘书喘息着回道:“……快点让反恐大队的人,先把米勒局长送走!”

“好,我清楚了。”苏庸点头。

“办完给我们这边来个电话!”秘书嘱咐了一句,立马挂断了手机。

苏庸缓缓放下听筒,扭头看向米勒说道:“阮市长的秘书打来电话,让我送先走。”

米勒闻声拍着桌子站起来,脸色阴沉的骂道:“这么看,那三个嫌犯就不是意外死亡,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在搞鬼,警署里有该死的内奸!”

“现在追究这个,已经没有太多意义了……!”

吐舌搞怪美女飘逸长发清凉背心户外嬉戏写真图片

“那三具尸体还没有被火化吧?”米勒有些失去理智的冲着苏庸说道:“去,通知警署下属医院,马上给他们做法鉴,严查死亡原因!”

“米勒局长,现在就是查明了死亡原因,能证明这三个人是被故意杀害的,但民众也不会信的!”苏庸皱眉劝说道:“虐待,刑讯逼供的视频是先漏出去的,而且今天的发布会现场您也没去,那现在警署不管公布什么证据,在民众眼里那都是伪造的!因为这不是一起普通的刑讯逼供致死案件,它……它是涉及到很多敏感点的。”

米勒叉着腰,气的额头青筋直冒。

“米勒局长,天成在用自己的铁杆民众,去带动那些之前并未参与游行的底层民众,这次动静肯定会更大。”苏庸再次皱眉说道:“必须马上走,不然一旦出事儿,松江这边没办法和奉北总局交代!”

“嘭,嘭!”

米勒疯狗一样的踹了几脚办公桌,甩着凌乱的大背头骂道:“该死的内鬼,们一定要严查!”

“好的!”苏庸略有些敷衍的回复了一句,立马转身喊道:“来人!”

……

十几分钟后。

米勒换了一身便装,戴着口罩,跟随着二十几名贴身保护他的警员,一块上了四台很普通的面包车。

“这是什么味道?!”米勒坐在面包车内,捂着鼻子问了一句。

“后厨拉菜的,路面上太乱了,警用车可能会被针对,坐这个将就一下吧。”苏庸站在车外,冲着车内队员喊道:“务必保证米勒局长安!”

“是!”

众人敬礼。

“走吧!”苏庸摆了摆手。

话音落,数台汽车迅速离开了大院。

……

奉北某酒店客房内,一名男子站在窗口,整理着西服衣领问道:“失控了?”

“是的,松江方面一直在跟总局沟通。”后侧的一名青年,点头回应道:“天成利用米勒敏感的身份,在带动其他底层民众,并且很有效果。”

窗口处的男子,沉吟半晌后说道:“天成有高人啊,我真没想到,他们会这样处理这件事儿。”

“松江的乱象已经不可逆转了,奉北,长吉两地的情况,虽然还可以控制,但也要看学院那边到底想搞到哪一步,如果他们这次是倾其力在帮军政,那……那结果也很难说。”青年提醒了一句。

“学院是想在松江重新布局,借着这个事儿,一方面打压一下我们在松江的力量,一方面能让军政这边给他一些名额。”男子淡淡额度说道:“他们是觉得军政这次会站住,所以才愿意帮忙,但绝对不会出大力,游行只是表态而已。”

“如果是这样,那还可控。”青年点头。

男子皮肤白皙,五官精致,一双丹凤眼看着炯炯有神,他转过身,话语简洁的问道:“总局那边想怎么处理米勒这事儿?”

“还没有说,估计也是拿不定主意。”青年思考一下回道:“米勒估计回到奉北,这个事儿也很难处理。如果真严肃的追究他的责任,平息民众事件,那欧资派估计反抗的声音会很大,如果不疼不痒的收拾一下,站在民众的角度看,也太过敷衍,不会对暴动产生什么利好的影响。”

男子斟酌半晌,掏出了手机:“我给总局那边打个电话!”

“我们现在走吗?”青年问。

“走吧!”

男子拿着手机,迈步向外走去:“喂?!王秘书长,方便吗?我们谈一下米勒的问题……!”

……

天成集团。

马老二正在跟秦禹沟通的时候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立马指着门外说道:“我先接个电话!”

会议桌旁边,秦禹皱眉看着朱伟说道:“马上去一趟南关口,暗中盯着点冲关的人,区外的人太野,一旦真打进来,可能什么事儿都敢干!我们的诉求快速解决问题,不能让他们在奉北胡闹,影响到普通民众……!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朱伟点头。

“老猫,去对接历战,问问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!”秦禹喊了一声。

室外,马老二拿着电话,皱眉回应道:“行,我知道了,好,在沟通,就这样!”

说完,马老二返回了会议室,表情有些古怪的看向了秦禹。

“怎么了?”秦禹见他有点反常,立马问了一句。

“鬼子给我打了电话,说……说地面上有人喊价,五十万要米勒的脑袋。”马老二低声问道:“是咱这边开的价吗?”

秦禹愣了一下:“有人要米勒脑袋?!”

“是的,地面上已经传开了,说有人不想让米勒回到奉北。”马老二点头应道:“五十万,真的是要他脑袋,剁下来的那种!”

秦禹闻声陷入了沉思。

……

市区贫民窟,一间破旧的平房内。

“五十万,干不干?!”一名面容很凶的汉子,冲着身边两人问道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