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草社区在线视频精品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万妖圣祖最新章节!

项尘陪柳惜梦逛街,柳惜梦平常的吃喝用度也的确吓到了项尘,外面随便一顿饭也要上百灵币,灵币!修士用的,不是普通下等国流通的金币。

买件衣服也是动辄上千灵币,不过这丫头也有心,给夏倾城也挑选了两件,可见夏倾城这个大姐在她心中树立的威风。

柳家要守孝七天,项尘可没兴趣去当那个不熟悉自爆死的老头子的孝子,自己回了学宫,白天陪陪倾城,晚上会会天娇,在渣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柳院长在柳家呆了三天,也回了学宫,一回学宫也就找上了项尘。

这老头子,过来的时候恰好是晚上,结果一进入院子中,强大的灵魂力随便一扫,当即目瞪口呆。

房间中,项二狗和叶天娇还在修行。

“这个孽障,什么时候和叶天娇也搞到一块去了,可真有能耐尘小子。”

柳院长目瞪口呆,随后收了灵魂力,黑着脸在院子中站着。

学宫四大美人,夏倾城,叶天娇,他的侄女儿柳惜梦,还有独孤幽梦。

这臭小子,一个人就占了三个!

第二天,早上挂露的时候,这叶天娇才从窗户离开,也没发现柳院长。

小豬女女清新的一天

“啊……”项尘打了个哈欠,推开房间门,却见门外柳院长如同一个大木桩子一样立着,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。

“我靠,院,院长!”

项尘吓了一跳。

“院长,啥时候来的?”

项尘惊讶问。

“臭小子,可以啊,这泡妞手段这么强,叶家的那个丫头竟然都被收入了房中,能耐不小啊。”柳院长冷笑。

项尘闻言脸色微变,随后破口大骂:“臭老头偷看,太贱了,竟然偷窥学员的私生活。”

“滚,老子才没兴趣偷看,是来找说正事儿的,谁知道撞见了们这对狗男女的快活好事情。”

“这不是偷看是什么?院长大人偷窥学员,院长大人是偷窥狂魔啊。”

项尘怪叫。

“闭嘴!”柳院长上前就去揪项尘的狼耳朵,痛得项二狗龇牙咧嘴。

“是想我把和叶天娇的丑事说出去吗?”柳院长扯着项尘耳朵进屋。

“放屁,这叫什么丑事?情我愿,郎情妾意,碍个老不死的什么事儿啊,放手啊,疼。”项尘被扯着耳朵进了客厅。

柳院长放手,冷声道:“个风流小子,倾城知道这事儿吗?”

项尘揉了揉滚烫的耳朵,道:“自然知道,我是那种偷香窃玉的人吗?”

柳院长又道:“那惜梦呢?”

“惜梦是不知道,唉,不对,这关惜梦又什么事儿啊?。”项尘狐疑望向柳院长。

“别以为老子不知道,这色胚,是不是也在打我侄女儿的主意?”柳院长坐下,指着项尘鼻子骂。

“是又怎么滴?”

项尘理直气壮,道:“柳老头,我和说清楚,首先,是侄女儿追的小爷,不是小爷舔着脸去泡侄女儿攀龙附凤,第二,我和惜梦的事情怎么知道的?老东西,是不是经常用灵识偷窥我?个死变态老头。”

“嘿,个臭小子,这是要道反天罡啊,找打!”

柳院长大怒,随后抓住项尘就是一顿招呼。

“啊!”

项二狗惨叫声回荡客厅,还引得周围一些炎黄兄弟过来查看。

不过一见自家大哥是被院长收拾,又灰溜溜的离开装没看见。

揍了项尘老半天,柳院长这才解气,项二狗鼻青脸肿的,心中一直默念柳院长祖宗十八代的三字经。

“舒服多了。”打了项尘一顿,柳院长发现自己心情好多了,安逸的坐在主位上,自己给自己倒茶喝。

“嘶……疼死我了,老头,说正事儿,找我什么事啊?”

项尘摸了摸自己肿大的脸,痛得龇牙咧嘴,这老不死的揍他竟然还用了凌霄真元,红肿难消。

柳院长淡淡道:“我来是和说三天后,给办喜宴的事情,到时候也会适当请一些荒都中的名流大人物,过来通知一下,小情人叶天娇家族中的一些大人物也会到场,到时候老子要是给透露出去,等着被叶家人撕了吧。”

项尘闻言脸色一变,随后嘿嘿贱笑,上前道:“别啊院长,我知道不会干这么坑爹的事的。”

“坑爹??”柳院长黑着脸咚的一下子又给了项尘头上一个包,冷笑道:“敢做,不敢担当吗?”

“放屁,谁不敢担当?我是为们柳家考虑。”项尘捂着头,痛声道。

“哦,那说说?”

项尘回到位置,坐好,道:“小爷我这么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才高八斗天赋绝伦,风华……”

“说人话!”

“咳咳,我这么天赋好,有才能的人,叶家人若是知道我和叶天娇的事情铁定抓我去当姑爷,上门女婿,到时候就不能给们柳家看病,当们供奉长老了,是不是们的损失?”

项尘一本正经说道。

“噗呲,真不要脸啊。”柳院长闻言气得喝进的茶都呛到喷了出来,骂道:“叶家人若是知道,恐怕杀了小子的可能性最大。”

“他们敢!他们敢这么干,我就把这事儿宣扬出去,看他们叶家脸往哪里搁。”项尘冷笑。

柳院长死死盯着项尘,看得项尘心里发毛,道:“这么盯着我看干什么?我可给说,我不喜欢男人,更不喜欢这种老男人。”

“我怎么没发现,小子原来这么贱这么不要脸呢?”柳院长没好气道。

“院长大人过奖了,树不要皮必死无疑,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,人至贱则无敌!我已经无敌于世,谢谢,任尔等凡夫俗子如何抨击我,我自如泰山巍然不动。

唉,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说世人笑铲铲,无敌是多么寂寞和空虚,伴随的都是们这种凡夫俗子的冷眼和嘲笑。”

“画地成圆,祝尔长眠。”

项尘叹了口气,一脸超凡脱俗,要怼人,柳院长哪里说得过他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画个圈圈诅咒,去死吧柳老头”项尘淡漠道。

“呵,阁下何不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”柳院长冷笑。

“啥?”

“说这么能耐,咋不上天呢,一天天的尽在我在这里吹牛笔,听得我脑瓜子嗡嗡疼。”

“脑瓜子疼我给您来两针啊,一针送您火葬场,两针让您命归西。”

柳院长也不想和项尘怼了,怕被项尘气得血压飙升,道:“言归正传,几天后的喜宴可不只是为办的,会来很多大人物,小子可不能嘚瑟不能飘,特意来和说下注意事项和人物。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