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裸露合集视频在线观看

听到“楚风月”三字,徐辕立刻就明白了,与杨鞍会师并不意味着成功,虚空中还横着金军更强的一道阻碍——

昨晚黄掴竟是用一个略作乔装的楚风月来暗杀杨鞍!未尝不可,这是最立竿见影的挑拨方法。一直以来楚风月对杨鞍的穷追猛打与江星衍对李如出一辙,究其根本是两年前杨鞍拆散了她和徐辕。所以这一掌,更像是徐辕打。

旧情人打伤了杨鞍在先,徐辕还怎么有底气对杨鞍强硬地说,杨二当家万不可再姑息养奸?如是,十二元神出其不意,对徐、杨的会谈釜底抽薪。

风月,风月,你真是我料不到的细节。难怪杨鞍会被暗箭所伤,原想见黄掴的他,见你就如见我,怎会无片刻走神?可是,风月……你暂且搁置青潍战场、紧跟着我前往泰安,其实这些有关你行踪方面的消息我都透过海上升明月有所掌握;然而你竟比我更决绝地站到了正式战场的正对面,甚至是出现在了风口浪尖直接陷我于进退维谷,这些有关你任务方面的事却是我到现在才意识到——

我为什么事先没料到、没能及时通知杨鞍提防你的出现?我来的路上明明告诫自己你是敌人……因为,仰天山上你刚刚才问过我“月时常有,几时会圆”,我以为经过此战以后,你必然和我一样不想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,你会回避着一切与我相关的情伤,不愿再与我在战场上正面冲突,因此你尽管奉命来了泰安、至多也只扫外围而已……可是你,却打头阵?

原来……仰天山上你的柔情、痴情和深情,都不过是用来迷惑我的障眼法?事实上,你根本从头就绝情,你的妙计从仰天山一路铺到泰山,就是为了以一叶障目的方式,勾起我对你的旧念、拆除我对你的防备、影响我代盟军对你职责的判断……还有,略作乔装,是为了避免远处的海上升明月发现你的存在继而被我扼杀计划,“略作”而已,是为了让与你照面的杨鞍能够看出刺客是你。

总而言之,楚风月为了激化山东之乱,千方百计骗他防他算他!一想起那晚仰天山无数个犹如梦幻泡影的温馨片段,徐辕只觉得脚底有两股寒气冒起,对杨鞍蓄积已久的说辞都堵在了喉咙。

好在徐辕的备战从西线便早已有之,今日也依照计划行事、一进寨子就和闻因手挽手,真可谓有备无患。那丫头冰雪聪明,一听到楚风月三字就领悟,在徐辕最需要解围的尴尬时刻笑盈盈地抱住他臂弯,装撒娇:“徐辕哥哥,我有些乏了,先去找妙真叙旧,可以吗?”一下就帮他打破了原本僵硬的局面。

私情终究还是和公义息息相关,美色永远能迷惑人的双眼,既是年轻貌美如柳闻因的夫君,徐辕倏然就将串谋楚风月的嫌疑撇开了不少。

“哈哈,天骄向闻因求亲成功了吗,还挺般配!徐夫人!”杨宋贤笑呵呵地送羞红了脸的闻因走,回来时还拍拍彭义斌的肩,“彭倔子,别失落,天涯何处无芳草。”“莫笑我,让玉泽嫂子在临安帮忙留意看看,有没有合适我的姑娘啊,这方面我一点都不倔的。”他们都是单纯明快之人。有时候,真恨不得天下都是这样的人。

不像现在这样,徐辕能感觉得到大帐里几丈内涌起不和谐的气氛,有怀疑,有愤恨,有气恼,有忐忑……但他们唯一没有的,就是适才差点生出的理直气壮。



清纯美少女活力四射游乐园写真

该撕破的还是要撕破,第二和第三件任务箭在弦上,徐辕当然寸土不让:“杨二当家,无原则宽容,只会助长歹人作恶。”紧承着停顿前的话,打压李,势在必行。

“敢问天骄,可有实质证据指向李兄弟吗……”刘代杨鞍先问,却是以一副和事佬的语气试探。

“没有。无论真凶是不是他,到主公关注山东的时候,证据都已销毁得差不多了。”徐辕坦然摇头。实则姜蓟战死的那一场,林阡在分析战报后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其实已有疑虑,可两年来都是苦于没有证据才只能教吴越对李采取暗中管控;而举国大战期间,李若是真凶,便有更加充裕的时间一边持续害人一边不断灭口;这几个月来江星衍过于急躁,错过了唯一一个能指认李害人的人证……这一切,俨然构成了今日徐辕的要求无理和谈判无底。

“害死兄弟,罪名实在太大,若是没有真凭实据不能……”身为杨鞍的舅舅,刘是真正的老好人,如他而言,害死兄弟的罪名不轻,不能随意扣在任何人的头上——若然在和平时期,处理命案用这样的方法当然公平公正。

“大事化小,就会有更多吴当家出现。”徐辕代林阡否决,这倒是和江星衍观点一致,不再眷恋兄弟情正是因为多事之秋不想害死更多兄弟,“当疑则疑,越拖越累,范遇便是前车之鉴。非常时期只能用非常手段。既然李当家有涟水之战的前科那就从他入手。”

那涟水之战1虽然没发生哪个兄弟的死,却因为暴露过李的不安分,故而击败了其余事件,被徐辕拿来作为最强的可疑例证。在这里,徐辕之所以不强调姜蓟之死,一方面不想提起江星衍激起公愤,一方面也是为了降低对面戒心、暗中继续寻找证据,他认为,那应是李的初次犯罪,很可能会有痕迹留存。

“新屿之死确实我军内部铁板钉钉有叛徒,可邓唐之战怀疑谁不好,去怀疑一个不在当地的李,天骄您似乎有失偏颇?”王敏作为杨鞍的谋主之一,因昔年和十三翼之一的袁若生死与共,而对盟军略带亲近,据理力争时亦无过多敌意。

帅帐并不算大,却潜龙也藏蛇,徐辕还未回答,就又有人紧跟着说:“呵呵,说句不好听的,天骄这是没有证据也乱咬了?”

徐辕听着这带有侮辱性的不敬之语,只不过是不介意地循声一笑:“又何尝有证据显示凶手是我主公?”云淡风轻,风度从容。

听得这话,众人一并鸦雀无声,王敏一怔,是啊,林阡也不在当地,然而舆论什么时候放过过林阡?没有真凭实据,却是愈演愈烈。

“既有两个疑犯‘非此即彼’,理应关押其中一个,如此,方能确定或排除。”徐辕立即乘胜追击。

“原以为天骄公允,其实大家看走眼了?!发生这样的事,只知道先取一个舍另一个,未想到另一个可能是无辜的代罪羔羊么!”李自己没开口,自有人给他说公道话。

“徐辕并不公允,林陌便是实证。但再发生多少事,徐辕还是只取林阡。若要问为什么,林阡是什么人,你们不清楚吗。”徐辕严词厉色,“当然,徐辕不想重蹈覆辙为渊驱鱼。若有失误,必将弥补,前提是李当家当真无辜。”

义正言辞,说得一干人等,有私心的,只争理的,都噤声——似乎,也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?

“罢了,天骄,我还是赋闲的好……接受您的管制……”李终于说话,徐辕的气场在这里,竟教在军中关系盘根错节的他也只能认栽。

“慢着!”杨鞍榻旁,另一个谋士却将李一把拦住。

“凶案真相一时半刻还很难说,可凶案的背后道理,我展徽却是看得透彻。天骄您说得好,林阡是什么人?南宋国都依赖着他,大金版图,如今四分之一在他脚下,若再加上红袄寨,只怕要三分之一,甚至算上曹王,算上虚空,我讲得还小了!陇陕和河东快要吃完,下一步当然山东,果然您就来了……”展徽还未说完,彭义斌便忍不住了:“是来解决大乱的,好心被狗吃了?!”

“大乱?谁挑的乱?世人都说‘吴当家不死,红袄寨不散’,那么去年邓唐之战,林阡指使部下杀人有最大动机也最方便行事!近几个月,林阡又尽力打压鞍哥的副手李,却把李君前那种短时间内就一统两淮的野心家、杜华那样见风使舵的河南女婿、还有江星衍那样蛮不讲理的万恶之首,都引到了我们面前跳来跳去,很难说他在下一盘怎样大的棋!天骄我便多问您一句,若林阡到最后真是十恶不赦的魔,您担得起此时此刻非常手段所引起的责任吗!彭义斌你别给我吠,你两年前去助战鱼张二,也是他的人!”展徽如此激动,显然是因为杨鞍受伤甚重而关心则乱,但他身为杨鞍更重要的谋主,这般态度已经表明了杨鞍目前的立场:虽然还当徐辕是友军,但是却并不完信任。

除此之外,展徽敬徐辕却不敬林阡,很明显是对林阡有私仇,徐辕记得,当初林阡就是为了在杨鞍帐中救出自己,才不得已把这个展徽砍成了重伤。

“放你娘的臭狗屁你这个腌臜……”张汝楫还没说完就被徐辕拉到后面去:“担得起。展军师,主公他每次被迫成魔,都是我给他担着的。我能确保盟军万无一失,等他回来重振旗鼓,他也从未教我失望过。红袄寨这一战,亦然。”笑对红袄群雄,徐辕自有底气扶危定倾,数十年武林天骄岂是虚名。

徐辕话锋一转,反问杨鞍:“这一幕,杨二当家熟悉吗?昔年你也曾指责我主公在意权位、害你兄弟,还说什么兄弟情你只给胜南而不给林阡。当时的你也是因为双目失明受伤养病内心脆弱,才使得歹人的谗言得以有机可乘。得知真相后,你是如何追悔莫及,徐辕在此就不一一赘述。”徐辕引导着双目通红一直沉默其实在听的杨鞍回忆,“是哪个歹人,引导你把怨恨对准我主公发泄?是哪个歹人,极其善于舆论战、栽赃嫁祸、离间分化?是哪个歹人,妄想着将你和红袄寨带到同一条沟里翻船?”那个歹人,说的当然是黄掴阿鲁答,此人穿针引线的本领堪称当世一绝。徐辕想过,就算李有那个不是真凶的万一,黄掴也绝对是真凶背后的最强推手。

“上次是黄掴,今次也是吗,天骄对黄掴未免有偏见,不能就事论事。”这时人群深处又有异议。

徐辕的脸一下子变得冷厉:“我还不能对黄掴有偏见?”回头一道凌厉的目光射入其中:“且不说昔年黄掴辱我徐辕太甚,往公理上说,一个金军主将,也容你们红袄寨为他辩护?大乱,谁挑的乱,用当时樊井的话讲,久病不愈,何故不怪病症,竟怨怼起大夫来了。”掷地有声,那边都屏息凝神,说话的人不知缩去了何处。

“天骄,您也会说,昔年,当时……”这时史泼立的声音响起,作为红袄寨四当家,战场上不一定他在哪,哪儿热闹哪儿一定有他,“如今的胜南他……哎,毕竟有曹王府驸马和亲手杀生母两个黑点,也难怪黄掴会逮着他,苍蝇不叮无缝蛋啊……就算成神,会再变魔吗。”



1详见1173和1174之间的那一章;本章其余内容可链接到第987、1056、1062、1147章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